莫晓墨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被lofter“清洗”波及。
可能有部分文章被屏蔽。
防止被封号,近期已全面停更。
小天使们近期请多多关注我的主页,发现有消失的文章及时在该文章下留言。
以便存档工作的顺利进行和后期的补裆工作。
另,近期不要转载之前的文章。
防止更多文章被波及。
爱你们♥

【通知】看死灰的小伙伴都来看一下

估计大家也看到死灰16的发布时间了。
凌晨三点,那个时候脑子确实是很乱。
16有很多我不大满意的地方,这几天会进行部分修改(可能会有部分剧情改动)
大家注意一下。
另外,因为我已经进入高三了。
可能在高考之前,我会进入一种几乎停产的状态。
毕竟要开始为学习拼搏了。
各位小天使见谅。
但是在断更之前,我会产出一篇短篇。
无关死灰,是单独的故事。
尽量产糖。
嗯……就这样。
我平时会偶尔在微信出没,小天使们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微信给我留言,我会看的。
然后……最后还是说说死灰。
我在高考之后大概会对死灰剧情(前16章)进行部分修改。
等死灰全部更新完毕,打算将之前的作品(部分)做成一个本子。
算是留个纪念吧。
如果有喜欢的小伙伴,我大概会以送的形式出(如果我的经济实力足够支持我的话)
大概就这样。
爱你们♥

自从被车刮了,晚上睡觉就都要在胯骨下面垫个小枕头。
真的超级疼。
疼到连码字的心思都没有(。ì _ í。)(大概是借口233)
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有一更,这次是真的!
就这样
谢谢各位小天使没有嫌弃断更的我,依然坚守于此。
爱你们♥♥♥

哈哈哈哈哈,没错是我😂😂😂

蓝子:

滚滚你太可爱了hhhhh

谢谢所有用爱发电的姑娘汉子太太们和所有一直给予姑娘汉子太太们力量的小天使们~

以及今天依旧不想码字🌝(不!
以及今天脑洞依旧比手速快🌝(不!
不然挖个新坑吧!(不!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紧急】献血求助

愿平安
(不打tag不圈人,人不在衡阳,扩散希望能让更多人看见,尽一份微薄之力。)

不好好练字粉什么楼诚:

      占tag抱歉!求扩散!


      本楼诚群成员兮兮母亲14日在衡阳发生惨烈交通事故,短短两天输血量达10000cc,目前仍在衡阳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看护,命悬一线,如果有在衡阳的成年小伙伴希望您能帮兮兮母亲献点血挽救其生命。


      献血时,请告知血站:我是为衡阳市中心医院icu科2床彭春英病人献血的
      献血电话:8868760;8868750
      献血地点:中心血站,解放路口肯德基门前流动采血车,莲湖广场采血点


      要求血型:不限。衡阳血库存血不多,兮兮母亲消耗掉大量血液导致他人用血紧张,所以只要献血,都是在挽救其母和他人生命。


      请求大家帮助和扩散!在此替兮兮及其家人和全体群成员拜谢大家!万分感谢!


      祝健康平安!

lo主没有跑,只是感觉16章像是进入了瓶颈,怎么写都觉得不对。
请小天使们稍安勿躁呀。
对了,之前有妹子问我会不会出本。
想询问一下大家的意见。
如果有要的人,会考虑。
emmm……就这样。
今天晚上争取更文。
爱你们❤

【更删】
最近两天会比较高产。
不出意外接下来几天会更16
我想知道如果我继续更虐(接下来会只有更虐,没有最虐)会有多少人打死我

【启副】死灰『虐向慎入』『暗黑向慎入』(15)

许是多日劳累终究是将他的病情加重,当张日山再一次将胃中未来得及消化的食物吐的一干二净时,他竟在地上看到了点点猩红,三三两两的,夹杂在汤水之中,糊成一片,瞧着倒也是触目惊心。
起初张日山其实并未在意,毕竟出血量不大,他只当作是黏膜破损一类,也没觉得有什么。
直至今日傍晚呕血,张日山才觉出不对。
往日呕血,就算再严重,也从未伴随过严重的腹痛或是胃痛,可今日呕血,却伴随着极为剧烈的胃痛。
许是那种几乎欲从内部生生将其撕裂疼痛太过难捱,亦或是日渐鼓起的小腹终究是不容忽视,张日山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场折腾了他数月的病。
这根本就不该是寻常中暑该有的症状,或许真是什么疑难杂症罢?
张日山眨了眨眼睛,试图从已被汗水濡湿到模糊不清的视野中找出一丝清明。
他看了看四周,房间此时已是昏黑一片,星星点点的月光透进来,只映出些模糊不清的影。
如今正值夜半,正是人熟睡的时候,就算他能强撑着去白军医的住所,怕也是无人为他诊治。
张日山重新闭上眼睛,死咬着唇将一声声痛呼抑在喉间,一双手却不由得将身下的床单绞的死紧。
他是真的疼,铺天盖地的疼痛几乎将他吞没,残存的意识却仍在挣扎,他很难移动,可尚为泯灭的一丝清明却叫他清楚的感受着每一丝痛苦。
张日山撑起身子,未能及时呕出的鲜血此刻就如同潮水一般,灌满了张日山的鼻腔口腔,浓烈的血腥味逼的他不得不张开嘴,任由大量的鲜血碎在地上,留下片片猩红。
张日山疲惫的倒回床上,因为胃部的痉挛而尚且打颤的牙齿再咬不住已然血迹斑斑的嘴唇,他阖着眼,明明已是痛到无可自已,嘴中细碎呢喃着的,却是清清楚楚的‘佛爷’二字。
————————————————
拖了两天才发这章,是因为一直在改。
复健之路很漫长,总觉得写的不好。
希望小天使们别嫌弃。
依旧是求小红心和评论。
爱你们(。・ω・。)ノ♡

【启副】死灰『虐向慎入』『暗黑向慎入』(14)

大抵是因为正值盛夏,天气闷热不堪罢,张日山最近总是觉得不大舒服,头脑总是昏昏沉沉的。
该是中了暑气吧。
放下提在手中的木桶,张日山坐在台阶上,试探着将手放入水中,冰冷的触感从指间蔓延,一路向上,最后在心口汇集时,竟是冰寒彻骨。
看着自己浸在水中,渐渐泛红的手指,张日山不由得有些出神。
若是还在张府,此刻佛爷怕是又要冲他发脾气了。
毕竟他是向来不肯让他碰这些凉的冷的,这么多年,哪怕只是解暑的凉酒,他都未曾沾过。
还记得有一年,长沙大旱,入了三伏竟也是滴雨不落。
后来怕也着实是热的紧了,有天夜里,张日山站在院里淋凉水,却不巧被佛爷碰到。
本就不许他过分贪凉的佛爷,为此竟是连凉水都不许他碰。
其实从那时算起,直到今年,他怕是已有将近十年未曾碰过这些驱署的东西了。
缓缓的抽离已然通红的双手,张日山瞧着,几乎下意识将它们裹在小腹前的衣服里。
就好像犯了错的孩子,急着想要销毁痕迹。
过了半晌,他才想起,如今已经离开张府,他其实根本无需如此。
扯了扯几近干裂的嘴唇,张日山有些自嘲的笑着。
原来,时至今日,他早就变成孤身一人。
终究是不再有人肯顾及他了。
——————————————
码了一周的十四章,就因为我忘存了,就什么都没了。
完全不记得第一版写了什么还要拼死赶稿的我表示快挂了。
真是什么都不想说了。
心塞。
求小红心,求评论。

延更(更新删)

这周死灰应该是不会更新的。
因为14,15要写到小副官知道怀宝宝并且生宝宝。
这两章我应该会查一些资料,所以写的会慢一点。
还有呀,死灰之所以不放整合链接,是因为它是长篇,一更之后我会修改。
进行二更(修改过后重发覆盖一更)
就这样,爱你们呀。
看在我让副官平安蒸包的份上,下两章多点些小红心吧。♥